马苏:经常爷们儿 偶尔小女人(图)服装人物中国服装网-www.av7788.com

  马苏的微博签名写道,“姑娘我真是条汉子!”但问起这句话的来历她有点不好意思:“那只是我的一部分,现在的我偶尔也是个小女人。”

  马苏一张口,你就知道这是个东北姑娘,不仅是因为话音里的东北味儿,更是眉目里一股爽朗气、啥都不吝的意思。穿着红裙倚在窗框上拍照的时候,她横扫一眼大家,“诶,你们说这像不像一个刚起床的女人穿着睡衣?”在桌子上,她都依摄影师的建议躺下了才想起来大喊“你们都远点我要走光了!”枕头大战那张片子的拍摄更是欢乐,她咯咯的笑声我们在客厅都听得如雷贯耳。

  就在采访的前一天,她还在微博上记录了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儿,“刚回北京没有交通工具,又被狐朋爽了约,没车接,打不到车,情急之下,远处驶来“蹦蹦”一辆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我有了专车,呵呵出发!”还图文并茂地配了两张在“蹦蹦”上的自拍照,其中一张还被“蹦蹦司机”抢了戏。

  由此可见,这姑娘混迹娱乐圈这么久,还没学会端着,称得上是相当难得的品质。估计也是因为这种没把自己太往神坛上摆的性格,让她出道以来的角色都比较苦逼——哪怕角色不苦逼,拍戏的过程也充满非人间的折磨。

  比如刚刚拍完的《白发魔女传》,她要在四十多摄氏度、没有一点遮阳的场地上拍打戏,从早上开始站在假山上,渴得喉咙冒烟,只好麻烦男一号吴奇隆吊着威亚把水、风扇、镜子和卫生纸送上来。擦过汗的纸一拧就像刚从水里拎出来的毛巾,“哗哗”地流。但最惊心动魄的是她恐高,那场戏要求她从一个很高的地方飞到一个屋顶上,开拍前要先用威亚把她扔到一个非常高的位置,她闭着眼睛只听到耳畔生风,心都要跳出来,导演一声ACTION,她就从那个位置飞身而下,依然恐惧,却要做出微笑表情。但拍摄时的想法却非常具体:一边打一边祈祷自己赶紧中暑晕倒,这样就可以休息一会儿,但“谁叫我身体素质那么好”,硬是挺到下午五点。后来剧组看她实在打不下去了,一会儿又要拍夜戏,终于“放”她休息,结果躺沙发上眯瞪一会儿她还不停地伸胳膊蹬腿,继续“打戏”。

  马苏说,这种爷们儿气是对自己性格的要求,“既然是在外面工作闯天地,女孩子就不能那么矫情,这样大家都开心,相处愉快了你才能有更多机会。慢慢地这就成了我的座右铭:每当我觉得苦和累的时候,我都跟自己说,其实你骨子里住着个爷们儿,爷们儿能干的事你也一定能行!” 在外遇到的难处,她从不对父母讲,“我都自己消化了。”她庆幸自己是典型的“好了伤疤忘了疼”,甚至“有时候还比较贱”,总觉得不吃下几吨苦出来的效果就不够好,“我也能接些舒服点的现代戏,但潜意识里觉得那样没意思,不厚重,还是找点苦的来吧。”

  够爷们儿吧?但别忘了她还是个女孩,“以前我不太会把握‘爷们儿’和‘妞’的比例,但年纪渐渐大了,体会到异性之间吸引的那种微妙感觉,自然开始调整。”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她依然“爷们儿”,随意聊天,直来直往;在某些时刻她开始学着告诉自己,“你是个女孩,不要太硬了”,那种柔软的女性特质开始自然呈现。

  她也承认她是个臭美的姑娘,刚开始饬自己的时候,特别想把自己塑造成洋娃娃,但因为脸型偏长,不适合卡哇伊的两只小辫发型,她纠结了好久。再大一点她以“成熟”为美,当然以现在的眼光看称为“老气”更为恰当,衣服都是灰灰的,头发散下来。后来又爱上嘻哈风,衣服鞋子上都是乱七八糟五颜六色的玩意儿。到现在回归到简单,白衬衫哈伦裤就是她最爱的装扮。

  此外,在臭美方面,她还是个化妆高手,很多现代戏都是自己化妆,“十几分钟就能化完”,甚至可以在车上沾假睫毛,还是一根一根的,最近的美妆心得是:腮红往高里打,极具减龄效果。

  最近她主演的《北京故事》就要上映,在里面她演一个古板的女博士,相处三年的男友在领证盖章的那一刻突然反悔,说自己要“重走青春路”,包括爱情。马苏的女性意识也是在这部戏里加强和成型的,当她扮演的那个古板的女博士一点点寻回自己,成为一个被人喜欢和信任的女性,她也明白,女人的确需要留一些时间给自己去思考,留一些空间让自己恢复对世界的好奇,变得更加自信迷人。

  她还记得刚到北京那几年,买件衣服都要花好几天来做决定,后来慢慢有了一些名气,有越来越多的戏来找,她就把自己搞成了一台永动机,工作与工作之间,从来不敢留下间隙,因为怕少工作一天,已经得到的位置就被别人挤走。走到现在,她无需再为一件衣服费心,却也发现连续的工作让自己变得焦躁,那种空落落的感觉越发明显。

  所以她正在为自己减压,在戏的间隙安排一两个月的休假。她谈起她的弟妹,偶尔弟弟和弟妹吵架,马苏就劝弟妹别生气,趁着工夫多做点自己的事,无论是逛街、美容抑或看场电影,女人想要被人关爱,只能更多的爱自己。

  爱自己的马苏说,她没有想过以后要怎样,但这些年来一直运气很好,“人想得少一点,满足就多一点。”现在她唯一的愿望,是“希望以后事业、家庭都顺顺利利的”。她刻意地不愿意提起那个爱的人,孔令辉,地球人都知道,他们已相恋十年,但这一句“顺利”中所包含的期待,所有的情感都已昭然若揭了吧。

  马苏喜欢京都,她觉得那是一座太美的古城,处处如画,她喜欢跟朋友一起坐火车去那些很小的地方,细细欣赏那些精致的风景,背个包、塞满东西到处乱走,看到自己喜欢的小店就进去坐下来喝一杯咖啡。这些年两只蒙奇奇玩偶一直陪伴着她,看到它们她也就看到了那些记忆。

  拍《AA制生活》的时候,任重教李小璐弹吉他,马苏也跟着学。曾经因为要扮演一个吉他手的角色,她学了一段时间吉他,但没坚持下来,这次拍戏又给了她重拾的机会,三天苦学,手都快烂了,她学会了弹一首歌,但随之而来的是另一部戏又要开拍了,马苏的吉他又扔到了一边。

  几个月前,马苏后知后觉地开始用淘宝,却投入了巨大的热情:每天早上化妆师开始给她化妆,她就掏出手机开始“上班”,终于有一天被吴奇隆发现,马苏“狡辩”说“我在淘宝做生意呢!别打扰!”其实她是在跟卖家讨价还价,经常为了省五块十块的邮费而花上三十块的流量费。你觉得不值吧?可马苏说,跟人讨价实在是个享受的过程,斗智斗勇!

  马苏在剧组中被称为“生活制片”,或称“局王”,比如今晚要攒一个局,把确定馆子、定位等一系列方式交给马苏,大家尽可放心。在横店没有那么方便,她就自己从北京带去海底捞的调料,在当地买一些海鲜做火锅。“我特别享受大家聚在一起很高兴的状态。”

  深海中的

  另一个世界

  马苏的爱好很多,但总是“半瓶子水”,因为刚把爱好起个头,就像吉他刚学会弹一首歌??她就又拍戏去了。而在那些泡在剧组、忙到没日没夜的时刻,她经常想起的是潜水,“阳光好的时候,你在海水里看着阳光特别美,像仙境一样。”

  2005年,马苏和朋友去海南玩,开始跟着有经验的朋友一块潜水,“好像那一层水面把所有的纷扰都隔开了一样,下了水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特别宁静,身边围绕着各种各样的鱼,它们游动得无声而优美,叫看的人也特别开心,我觉得自己就像置身神话中的龙宫一样。”最初她潜的深度只有十几米,慢慢下行,也就看到海底越来越多的景象,“觉得周围的一切都特别新奇,有次看到有什么东西一闪一闪地在发亮,我就游过去捡了起来,仔细一看,特别像个眼球!当时我差点吐了。我挺受不了这种东西的,猝不及防啊!”

  她最享受的时刻,就是在水底静下来,回望水面上的波光,好像小时候仰望星空。“在水里人会特别有安全感,好像又回到最初的样子。”当然潜水绝非一直如此安逸,它带给马苏的有惊喜也有惊吓,还有一分后怕,她说自己“干过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”,就是下水之后看到一片珊瑚超级漂亮,情不自禁地游过去,但毕竟是生手,没控制好速度临了刹不住,撞在珊瑚上,砸断了一枝。“我知道珊瑚生长需要很长很长时间,折断了真的对不起它??”这也使她以后再下海就更加小心翼翼。

  到现在马苏一共潜了五六次水,算是有小小经验的生手。但那次撞折珊瑚之后,她不敢一个人去了,因为“自己控制不了,得几个人一块下去。”而她是个有了把握之后才去执行的人。但她仍然会怀念在海里的自由自在,“等我把戏拍完了——要再去潜一回。”

声明:以上马苏:经常爷们儿 偶尔小女人(图)内容由“中国服装网内容部”收集整理自互联网,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,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,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我们会马上更改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